phigroup 尚無留言

戰後70多年以來的石油秩序,卻在最近有日漸被打破的跡象。發生的原因有三:第一是美國頁岩油的突破;第二是對伊朗進行制裁的解除;第三是王室成員中的年輕世代積極要求改革。在這三個原因當中,第三項力道最强,因為來自於沙特皇室內部。

 

幾百年來,最重要的商品毫無疑問的是石油。無論是戰略物資還是民生用品,石油都決定了總體經濟的發展。不但如此,石油的計價單位決定了美元的價值,而石油生産的地點是地緣政治學的關鍵。如此特別的商品,加上特定的生産地點,讓石油成為一項既必需又神聖的産品;「必需」是因為在現代化世界,石油提供了最必要的能源。而「神聖」呢?當然是因為産油的地區當中,許多是信奉真主阿拉的。

沙特是這一股信仰真主獲得原油的主力國家。它的原油無論是産量還是儲量,都高居世界前茅的事實,讓這個極度保守的回教國家不但肩負回教徒朝聖的守護任務,還以最嚴格的態度將《古蘭經》中的規定與生活緊密的結合在一起。

這個戰後70多年以來的石油秩序,卻在最近有日漸被打破的跡象。發生的原因有三:第一是美國頁岩油的突破;第二是對伊朗進行制裁的解除;第三是王室成員中的年輕世代積極要求改革。在這三個原因當中,第三項力道最强,因為來自於沙特皇室內部。

沙特是君主國家,但你可能很難相信,自從建國以來,沙特家族的太子們到現在都還沒有輪流完畢擔任國王的職務。家族事業的好處就是向心力强,但壞處則是有不可抗拒的自然壽限。

年紀都很大的太子們,使得去年甫即位的國王至少都是80幾歲的老人。因為這個緣故,所以新國王沙爾曼在面對這個困境下,將國家改革的重任交給了現年僅30歲的次皇太子穆罕穆德。

這下不得了了,年輕氣盛的王子在力求表現的心理下,立即採取令人耳目一新的策略。

首先,對葉門的什葉派民兵發動聯軍進行空襲,手段之狠令人髮指,而實際上沒有收到什麽具體的效果。今年1月,王子又執意處死一名沙特籍的什葉派教士,引發伊朗境內大規模的抗議,更加深了在沙特境內什葉派與遜尼派的分歧。

沒過幾天,王子向媒體透露,全世界最大的沙特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的股價將採自由浮動制。這一說不打緊,這一家公司的管理階層每個人都嚇了一大跳。

這一切的作法雖然突兀,但均與伊朗的發展相關。沙特與伊朗在中東地區爭老大已經是眾所周知的,但兩國在人口數量以及經濟多元上確實有不少差距。以往伊朗居於下風的主要原因,是因為經歷了1979年以後的伊斯蘭革命,嚴重破壞了美國在中東的利益,導致沙特成為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堅實盟邦。

近十幾年又因為發展核能的緣故,讓美國帶領西方聯邦國家共同制裁伊朗,禁運伊朗石油出口,導致民生蕭條、經濟下滑。現在好了,在中東局勢大亂之際,烽火遍地,而葉門戰爭吃緊,原先以伊朗為主的什葉派教徒在伊朗的支持下,不但不被沙特擊敗,反而還節節進逼,以落後的武裝設備反擊,卻能夠屢次獲勝。

不但如此,整個中東地區混亂的局面讓美國發現,想要改善跟伊朗的關係是不得不做的事情。屋漏偏逢年夜雨,美國在這幾年開採頁岩油技術的突破使得進口石油减少,出口石油反而增加;不但增加,美國石油出口已經成為世界主要的出口國,讓油價大幅度的下滑,也導致沙特下定決心增産,想要逼退美國頁岩油商人。這是過去幾年來油價大跌的主要原因。

同時,在美國逐漸體認中東現實的情况下,決定在國際核能組織的保證中,讓伊朗確認不發展核武器作為條件,取消對伊朗的制裁。

初獲重返世界財經機會的伊朗,立即把握生産石油的能力,想要再次成為石油出口大國,並以每日生産200萬桶的目標,作為重返世界市場的標的。目前已經達到了這個預計的目標。

這一個有關石油、伊朗與美國三方面的情勢,在沙特眼中真的是百味雜陳。新上任的次皇太子立即召開减産會議,但是終究是發號施令成為習慣,在會議當中,穆罕默德揚言减産共識達成,前提就是伊朗先减産。在伊朗眼裡這簡直是痴人說夢,拒絕不理讓减産會議破滅。

與此同時,最特別的事情發生了,沙爾曼國王居然同意穆罕默德的建議,讓在沙特任職超過20年的石油部長納伊米下臺,改由前衛生部長法勒取代。不但如此,原石油部與水電部合併,成為一個新的部會,為穆罕默德堅持進行的經濟改革做準備。在這一連串令人震驚的消息中,大家對於沙特的未來也不得不捏一把汗,至於真實結果究竟如何,我們只能且戰且走,拭目以待。


【作者簡介】苑舉正
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博士,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。曾兼任台大哲學系系主任。精通中、英、法語,台灣哲學學會副會長。1981年畢業於台灣東海大學政治系,1983年赴比利時魯汶大學哲學院攻讀哲學,獲得哲學學士(1984年)、哲學碩士(1988)以及哲學博士(1995)學位。
目前出版中英文研究論文40餘篇,專長為:科學哲學、科學方法論、社會科學哲學、政治哲學,對索羅斯的老師卡爾波普哲學有深厚研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