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rry wang 尚無留言

文/言程序(言起投資總經理)

繼阿根廷比索失控貶值後,土耳其貨幣里拉也暴跌,年初以來歷來跌幅超過17%,土耳其10Y國債利率亦大幅飆漲。我們認為,阿根廷債務問題不至於引發全球風暴。不過,接下來投資人布局新興市場時,像阿根廷、土耳其這種經常帳逆差高的國家,還有亞洲的印尼,都少碰為妙,不要隨便炒底。

自從美國踏上升息軌道,持續推動縮表與貨幣政策正常化後,全球美元的流動性開始收緊,美國公債殖利率提高、美元資產價格提高,於是資金回流美國,金融體系相對不穩健的新興國家,首當其衝。

而且,美元走強,等於經常帳赤字龐大、背負外債(多以美元計價)的新興國家,面臨借貸成本增加的困境。印尼5月17日啟動近4年來首次升息,正是因為印尼外幣債務水準高,政府擔憂美元升值後債務壓力將更沈重,印尼盾貶勢擴大,所以才會先採取行動。

這些情況讓投資人對新興債市的信心受損,新興債價格下挫,追蹤新興債市的「iShares J.P.摩根美元計價新興市場債券ETF」(代號EMB)來到2016年12月以來收盤新低價。

不過,不同的新興國家債,仍有所差異。2013年,當聯準會成員暗示將減少購債計畫時,當時高額經常帳赤字的土耳其、巴西、印度、印尼和南非,被稱為「脆弱五國」。

與2013年的情況相比,其他新興國家的財政狀況迄今都有改善,經常帳逆差降低不少,這些新興市場貨幣這次承受的壓力相對低,唯有土耳其與阿根廷例外,經常帳逆差佔GDP比率都還超過5%。

阿根廷、土耳其 本身政經亂象比他國嚴重

不過,投資人其實也不必過於擔憂這兩國。以阿根廷來說,根據歷史經驗,拉美市場的危機較少演變為全球性問題,除了1994年12月至1995年3月,墨西哥同樣因為披索匯率狂跌而引發的金融危機,算是一次,但那次的止血速度還不算太慢。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宏觀團隊投資長麥可哈森泰博(Michael Hasenstab)近日還逢低買進阿根廷公債,可見並沒有如此看壞。

至於土耳其,情況確實比阿根廷還糟糕。今年3月,穆迪下調了土耳其銀行業的信用評等,該國經常性逆差又如此高,任何損害央行獨立性的事情都是引發拋售的信號,偏偏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多次強調自己支持低利率政策,甚至一直批評央行不肯調低利率,導致央行的獨立性及可信度完全受損,讓里拉匯率一瀉千里。

因此,我們認為,不該以阿根廷、土耳其的個別問題,斷定當前認為新興債市轉空。IIF (國際金融協會)數據顯示,在美元強勢的2015到2016年,新興市場的非居民投資流入規模分別為3900億美元、7950億美元,近期雖然美元強勢,但估計2018年、2019年仍分別達到1.21兆、1.35兆美元,皆大幅高於美元趨弱、資金轉入新興市場的2017年。以現況而言,只要美國、中國不要出太大的亂子(像是貿易戰),投資人不必對後市太悲觀。

值得布局的新興市場 首選中國

當然,今年美國升息、美元轉強是一定會發生的趨勢,中國去槓桿的大方向也沒有改變,沒有豐沛流資的加持,體質不佳的市場或企業很難有太好的表現,所以才建議減持或避開新興市場的阿根廷、土耳其、印尼等國。

新興市場中仍有投資價值高的國家如中國,基期低、經濟成長格局不變,而且愈來愈對外開放,算是新興市場中的首選。

 

言程序現為全球交易私募基金經理、大陸公募基金專戶經理團隊、期貨證劵資管投顧;並為大陸期貨日報、七禾財富、和訊財經專欄作家;央視CCTV期貨時間大賽策略提供者;全國期貨實盤賽基金經理大賽評審;並且多次受邀CCTV證劵頻道、上海第一財經等現場直播專訪。

 

更多言程序文章

言起投資週報:陸股反彈,留意A股納入MSCI磁吸效應

言程序:油價回檔壓力大、美債殖利率再漲有限,A股慢牛格局確立

 

 

 

 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